真达信息门户网>文化 > 怀念《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译者黄树南老师,他一生低调不务虚名

怀念《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译者黄树南老师,他一生低调不务虚名

2019-11-10 20:34:59
阅读:2886

今年八月,我的老师,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的黄顺南教授,庆祝了他逝世十周年。2009年8月28日(俄罗斯历28日也是俄罗斯文学巨匠托尔斯泰的生日),在南京狮子岗殡仪馆为黄先生的遗体举行了告别仪式。当时,媒体报道不多,只有《扬子晚报》等篇幅有限的报纸。这也非常符合黄先生一生的成就——对自己的野心漠不关心,不冒名顶替,勤奋好学,写书育人——这不仅是一个绅士,也是一个不知道也不感到委屈的人。

作者:许乐(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语研究所研究员)

罗雪村画的黄蜀南(1932-2009)

这些人的离开没有在学术界引起太多的骚动,也没有引发公众情绪的宣泄。在他身后,只有几本书、教案和翻译过的书静静地保留着。其中一些书籍一经出版印刷多次就成为经典:例如,他与王陈超、信德林合作撰写,商务印书馆出版了《现代俄语通论》,例如《钢铁是如何炼成的》(How Steel Wear Termed)的全译本,这使他出名但带来了莫名的烦恼。一些人仍然在黄先生留下的一堆手稿中保留着优雅的钢笔字体。课堂笔记中还写着零散的笔记,这些笔记有幸听了老师的讲课,这些笔记变成了学生对老师无尽的思念。如果你能收集、整理和打印文本的最后两部分,这对我们想学习俄语和了解俄罗斯国情的人来说将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

2000年,当我在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攻读硕士学位时,我碰巧进入了人生中一个非常黑暗的时期。由于几位老师和好同学的鼓励和支持,我不会独自在围栏里舔伤口。当时,黄老师已经退休,因为他在俄语教学中的地位不可替代,他被聘请回来教授研究生俄语国情和文化。早在20世纪90年代,我们就在院子里听说过这样一个“国宝”人物,但据说他身体不好,从来没有机会向他学习。尽管他生病了,现在他坚持给我们上一整年的课。我们都很兴奋,渴望见到这位大师。

在我们面前来了一个又高又瘦、结实又清澈、眼睛清澈的老人。他没有说太多的客套话,从一个旧手提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信纸,向我们道歉,说由于健康状况不佳,他只能坐下来给我们讲课,他的肺已经动过手术,声音也很安静。请在他旁边坐下。这是一种宽容,让人们感到亲切和愿意服从。所以我们围坐在黄先生身边,开始了一生中非常难得的学习之旅。现在我们认为在这样的课堂上浪费的每一分钟都等同于自杀。正如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张杰老师所说,黄老师是中国顶尖的俄语教师。他在课堂上对俄语语言和文化进行了非常宏大、广泛而细致的分析,并提出了自己独特而细腻的观点。为了阅读笔记,作者发明了一套速记符号,所以他记录了黄老师所教课程的所有单词。如果将来可能的话,我非常希望与你分享这些宝贵的课堂信息。

在克服个人创伤的过程中,黄老师给了我很大的支持。这不仅是他对我一贯的关心和指导,也是他自己的经历作为一个例子向我展示一个人的意志力是如何克服普通人无法忍受的困难的。众所周知,黄先生的长子黄克明是他家的骄傲。他32岁时被提升为教授。他1992年去世时才35岁。他正处于全盛时期。黄小姐的女儿黄柯美女士说,黄小姐的性格坚强如钢,但是黄小姐很少流泪,在她儿子去世的那天她也流泪了。他把儿子留下的所有钱都捐给了东南大学,死前在那里教书,并设立了一个名为黄克明(Huang Keming)的奖学金,至今仍有许多学生受益。黄太太的妻子2005年去世时,我离开石楠去扬州工业技术学院教书。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也去南京表示哀悼。在遗体告别仪式上,我又看到强壮的黄老师流泪了。2009年,我刚刚从北京的医生那里毕业。虽然我加入了一个科研机构,但当时我的工资太有限,无法维持房租。我还在一家出口俄罗斯的建筑材料公司兼职。8月25日,当我听到黄先生去世的消息时,我立即请求公司给我一个美好的假期。我晚上去售票处买了去南京的火车票,但剩下的唯一一张票是子弹头列车的软卧票。我只能看票,不能亲自送黄先生的最后一程。28日早上,我找了个借口来到公司的顶层平台,向南方致敬。我默默地说了再见,但再也没有见过面。在写作的这个时候,我不禁回想起我父亲2004年去世的情景。我深感忧虑,敢向春辉汇报吗?在写作的这一点上,我感觉好多了,但我再也不能说话了...

无论如何,我应该为黄老师的《钢铁是如何炼成的》的翻译说句公道话。现在看来,这本书注定会在不同的时代和国家带来无尽的争议。众所周知,早在1942年,我国著名翻译家伊美先生就把这本书翻译成了英文。人民文学出版社成立后,刘廖义先生根据苏联国家文学出版社1949年版对其进行了修订和补充。1958年,伊美根据莫斯科外语出版社出版的普罗科菲耶夫的英译本进行了第二次修订。修订版于1979年出版(见1995年版人文社会“钢铁是如何炼成的”前言)。梅先生的翻译质量是众所周知的,“一个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这一段时间已经被数百万人永远铭记。作者也听到了老童明道对梅的翻译给予的高度赞扬(童老师也在今年6月离开了我们,他越想越痛苦)。

黄顺南的翻译出版于1976年。当时,为了满足读者理解苏联文学经典的迫切需要,黑龙江大学组织了翻译出版,黄先生担任工作组的主要作者。为了保证翻译风格的统一,黄先生在最后阶段逐字校对和修改了文本。1994年,根据莫斯科国立博物馆(Moscow State Museum)发现的手稿残迹,在奥斯特罗夫斯基文集新版编辑的协助下,黄先生完成了苏联删除的4万余字,并将新译本直接插入丽江出版社的“全译”文本中。经典的重新翻译和许多高质量译文的出版最初是文化上的成功,中国翻译史上不乏先例。例如,托尔斯泰的小说有许多译本,如曹颖、董秋思、汝龙、周扬、刘辽易等。但正是这种“完全翻译”埋下了祸根。一些人抨击这份翻译是剽窃,黄先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可以忍受他翻译的粗糙质量,并说他抄袭了它,这伤了这位70岁老人的心——黄先生最珍视他的学术羽毛,在学术研究和翻译方面一丝不苟,甚至近乎苛刻。那时,黄先生刚刚做了肺手术,身体非常虚弱,但他每天晚上都工作到很晚。他逐字比较了原文、梅的翻译和黄的翻译,并比较了翻译中的差异,以说明他在处理特定词语时的独特性。这项工作留下了严格的书面材料,但对他的健康有害。当时,我们非常苦恼,说我们会为黄先生做一些琐碎的工作,但黄先生拒绝了。他正在尽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白云变成了狗,但是语言是不朽的。书籍是传给后代的,正义在人们心中。

事实上,黄先生的翻译技巧相当深刻。他翻译的文学作品如《暴风雨中诞生》、《岁月——布哈林的监狱忍耐》、《乌苏里的莽林——乌苏里山的冒险》、《初恋:俄罗斯中篇小说集之一》等,以及其他大型书籍如《列宁手稿》、《俄罗斯文学史》等,在翻译和阅读界获得了广泛好评。黄先生教我们俄罗斯文化,但有时他也会在反复思考后谈论他在翻译实践中的各种经历和他神秘的写作。他经常哀叹教学时间太短,无法向我们充分传达他所学到的东西。今天,我想思考一下,黄先生一生都是一个低调的人,风是孤独的。他只是偶尔在几个学生面前表现出他的锐气。这对我们学生来说确实是一种福气,但对我们的学术界来说也是一种损失。燃烧自己,照亮他人也是教师的真正本质。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投注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pk10注册送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