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达信息门户网>教育 > 我爱你昂首阔步行走时代前列 我爱你发愤图强书写伟大传奇

我爱你昂首阔步行走时代前列 我爱你发愤图强书写伟大传奇

2019-10-22 07:11:56
阅读:4895

中华民族历来有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几千年来,它一直渴望着“学与教”、“一视同仁”和“因材施教”等教育梦想。无数圣贤为延续中国环境,培养管理世界的人才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共产党继承和发扬了这些优良传统,把教育放在首位,推动了教育的跨越式发展,逐步实现了这些梦想。

1.总体发展水平已跃居世界首位。

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有4.5亿人口,其中80%以上是文盲,学龄儿童入学率仅为20%,1949年全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只有11.7万人。如今,各级教育的普及程度已经达到或超过了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在人类教育史上留下了重要的印记。

学前教育“从无到有,从无到有”。2018年,中国幼儿园数量从1950年的1799所增加到267700所,幼儿园儿童数量从140000人增加到4656万人。学前教育毛入学率从0.4%上升到81.7%,超过了世界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

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战略任务已经全面完成。近百年来,中国加快了义务教育在西方国家的普及,实现了对世界的庄严承诺。2018年,全国有214,000所义务教育学校,学生1.5亿人。义务教育的普及程度已经达到世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

高中教育不断发展,体制结构趋于合理,普及水平不断提高。2018年,高中毛入学率从1949年的1.1%上升到88.8%,超过了世界中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

高等教育入学考试于1977年正式恢复,高等教育走上了健康发展的道路。自1999年实施扩大高等教育招生政策以来,高等教育规模迅速发展,招生机会大大增加。2018年,我校在校生791万人,总入学率为48.1%。

随着中等职业教育的快速发展和高等职业教育的快速兴起,职业教育已经成为“中国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的一半”。在服务业、现代制造业和新兴产业,70%以上的新员工来自职业院校。

……

国家对教育投入越来越多。自2012年以来,国家财政教育支出已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4%的目标,并保持持续增长。

2018年,中国有518,800所各级各类学校,2.76亿学生在各级各类教育中注册。中国的整体教育水平已经跃居世界首位。

2.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强大的人才和智力支持

新中国成立之初,人才短缺。“十五”期间,仅工业、交通和地质勘探就需要30万名技术人员。只有148 000名技术员,包括见习技术员,短缺150 000人。在整个“十五”期间,高等教育只能向全国输送不到5万名毕业生。

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经过几代教育家的不懈努力,全体人民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得到了全面提高。20多年来,中国在发达国家完成了100多年的普及义务教育之路,10多年来,中国高等教育实现了从普及到普及的快速发展。2018年,中国劳动适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0.6年,受过高等教育的新增劳动者比例超过48.2%,平均受教育年限超过13.6年,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2018年,普通大学生2831万人。在过去70年里,高等教育为国家培养和输送了数亿高素质的专业人员,而职业学校培养和输送了数亿技术人员。中国大学在世界上的排名大幅提高。大学取得了许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里程碑式的成就。教育的大发展极大地促进了创新型国家的建设、国家战略的有效实施和区域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

通过教育,数亿人已经实现了改善自己、改变命运和创造更美好生活的愿望。人们的成就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不断增强。

3.对外教育交流的规模迅速扩大。

1950年,中国恢复招收和派遣外国学生到中国。那一年,33名外国学生被录取,35名被派往国外学习。以1978年12月首批52名公学生赴美为标志,中国开始向欧美等发达国家派遣大规模留学生,揭开了新时期教育开放的序幕。1984年,国家颁布自费出国留学政策。第二年出国留学的学生人数增加了50%以上,使总数达到近5000人。1992年,国家颁布了"支持出国留学,鼓励回国和行动自由"的政策。2001年,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第二年自费出国留学的学生人数超过了10万。2016年留学人数达到545,500人,2016年回国学生总数达到432,500人,占当年出国学生总数的80%。留学生的增长率首次超过了出国留学的学生。

2018年,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学生人数达到492,000人。中国成为世界和亚洲第二大目的地国。从中国学生在国际学生能力测试(pisa)中的优异表现,到本科工程教育国际互认协议“华盛顿协议”的正式成员资格,再到中国教科书的引进和对发达国家中国经验的学习,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中国教育。

中外合作办学从未有过。到2018年,共有2000多所合作学校和项目。一批高水平的中外合作大学相继成立。他们与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政府间教育合作与交流,并与46个重要国际组织定期开展教育合作与交流。海外学习和使用汉语的人数已达1亿,汉语和文化的影响正在扩大。教育已经成为世界了解中国和中国走向世界的重要窗口、桥梁和纽带。

4.国家帮助实现梦想

新中国成立初期(1949-1965年),实行学生供给、人民助学金、学费和杂费减免制度。

“文化大革命”前后(1966-1977):全面延续了17年前逐步改革和发展的学生资助政策,人民助学金制度仍然是学生资助的主要形式。

改革开放初期(1978-1992年),逐步形成了以政府补贴为主体、社会补贴为补充的政策格局。

在经济转型时期(1993-2006年):补贴主体逐渐多元化,补贴规模进一步扩大。混合补贴已成为这一阶段的主要特征。

新的补贴政策体系(从2007年至今)实现了“三全覆盖”——全面覆盖所有学校部分、全面覆盖所有学校和全面覆盖所有经济困难家庭的学生,基本保证“不让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辍学”。

2018年,全国共有9801.4万名学前教育、义务教育、中等职业学校、普通高中和普通高等院校的学生(幼儿)获得资助(不包括免费义务教育教科书和营养餐补贴);超过3700万学生将获得营养膳食补贴。

2018年,全国补贴总额达到2042.95亿元(不含义务教育免费教科书和营养餐补贴),比上年增长160.81亿元,增幅8.54%。

5.教师队伍建设取得显著成效。

新中国的教师培训经历了独立封闭的教师教育体系建设、教师教育体系的系统重构和开放教师教育体系的实践探索。教师培训实现了从零开始、恢复重建、改革扩大、全面转型和协调发展,在国家、省、市、县(区)和学校各级建立了五级培训管理体系。

目前,我国已基本建立了“以师范大学为主体、综合性大学为参与者、多元化开放的教师教育体系”。截至2018年,共有144所学院和大学拥有教育硕士学位,学生人数为69,400人。全国有395所普通本科院校,在校生158.5万人。有420所专门从事师范教育的学院和大学,有778,800名学生。

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一直在加强教师的培训和供给,教师的规模也有了很大的提高。截至2018年,中国各级各类教育专职教师人数为1672.85万人,比1949年的934300人增加了17.9倍。各级各类教师的数量翻了一番。

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坚持把加强思想政治素质和师德建设作为教师队伍建设的首要任务,呈现出全新的面貌。一大批优秀教师和“国家优秀教师”、“国家优秀教育者”、“国家师德标兵”、“国家教书育人模式”、“国家教育系统先进集体”等先进教育组织相继涌现。各级各类学校教师专业水平不断提高,普通初中专职教师学历合格率大幅提高。其中,普通初中专职教师的合格率从1978年的9.8%提高到2018年的99.86%,普通高中专职教师的合格率从1978年的45.9%提高到2018年的98.41%。

6、教育法律标准体系逐步建立

教育法律标准体系逐步建立,教育质量有所提高。自198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颁布以来,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法律体系,以八部教育法为指导,十多部教育行政法规、五十多部教育部门规章和大量地方性教育法规和规章相互配合。这从根本上扭转了教育发展中“无法可依”的局面。自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纲要》提出建立各级各类教育的质量标准和评价指标体系以来,中国初步建立了涵盖各级各类教育的多维标准体系,涉及管理、教学、教材、教师和学生发展等。《2035年中国教育现代化》进一步提出完善教育质量标准体系,制定覆盖整个学校环节、体现世界先进水平、符合不同层次和类型教育特点的教育质量标准。一系列的标准建设将为教育质量的提高提供依据。教育对外开放不断扩大,中国教育的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

7、惠民政策确保教育公平

教育资源向农村地区倾斜,以缩小城乡教育差距。20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重视支持农村和中西部地区义务教育的发展。先后实施了“燎原计划”和“国家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工程”等一系列项目,促进地区和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进入21世纪后,双轨政策结束,城乡一体化推进。2015年,将实施一项农村教师支持计划,以改善农村教育教师的状况。从2011年开始,将启动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到2017年底,贫困县国家营养改善计划将全部覆盖,贫困地区的3700万学生将从中受益。

教育资源向中西部地区倾斜,以缩小地区教育差距。2004年,国家正式启动西部“两基”攻坚计划,中央政府拨款100亿元实施西部农村寄宿制学校建设项目。党的十八大后,党中央强调小康社会是全国人民的小康社会,进一步加快了中西部地区教育发展的步伐。2016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中西部地区教育发展的指导意见》,开展中西部地区教育改革发展顶层设计,大力推进中西部地区教育公平发展。2018年,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增加到3067亿元,其中80%用于中西部农村和贫困地区。

教育资源向薄弱学校倾斜,以缩小学校之间的差距。2002年,教育部《关于加强基础教育办学管理若干问题的通知》提出了“积极促进义务教育学校均衡发展”的目标。为促进学校均衡发展,国家逐步取消“重点学校和重点班”政策,实施义务教育公办学校标准化建设,加大薄弱学校改造力度,缩小办学条件差距。2013年底,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启动全面改善贫困地区薄弱义务教育学校基本办学条件的工作。到2018年底,全国30.96万所义务教育学校(包括教学中心)将达到“20底线”要求,占义务教育学校总数的99.76%。截至2018年底,全国已有2717个县(市、区)通过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监督评估,占全国县总数的92.8%。上海、北京、天津、江苏、浙江等16个省市实现了各省(市)县义务教育基本平衡。

本报记者高易哲和黄鞠鹏全面梳理

中国教育新闻,第八版,2019年10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