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达信息门户网>军事 > 美国太空司令部首秀:未来太空战或许是这样的

美国太空司令部首秀:未来太空战或许是这样的

2019-11-30 21:18:13
阅读:3950

王伟时,深海领域的特别贡献者

想象一下,十年后的某一天,美国这个唯一的超级大国(如果当时还可以这么称呼的话)醒来时,发现一个强大的国家发动了一场针对自己的战争,这场战争将陆地、海洋、空气、天空、电磁和其他行动领域结合在一起。美国应该如何回应?这正是“schrieffer -2019”空间战争计算机模拟演习要探索的。

演习于9月4日在阿拉巴马州麦克斯韦空军基地开始,持续了大约一周。昨天结束了。这也是“施里弗”系列练习的第十三次。演习场景设定在2029年,主要探讨多领域战争环境中与空间系统和服务、服务间一体化和联盟合作有关的问题。演习人员包括来自27个美国单位的约350名代表和“五眼联盟弟弟”(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英国)的代表。尽管美国军方尚未证实假想的敌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但美国太空司令部公开强调,某个假想的敌国正在“利用多领域行动来实现其战略目标”

2019年8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宣布成立美国太空司令部。

“施里弗”练习的由来

太空战争演习是美军探索太空部队作战使用的直接有效的方式。目前,美国主要通过“施里弗”、“太空旗”和“全球哨兵”进行太空演习。这三次演习对提高美国太空作战指挥系统的效能、加强太空对抗环境中的作战能力、加强军民企业和盟国的太空和网络能力的利用起到了直接作用。演习的结论直接涉及决策层,对美国空间政策和空间战略的制定和调整以及空间力量建设的促进具有重要影响。

“施里弗”演习每年或两次,为期4至8天。它的基本意图是在未来10到15年内建都。在太空司令部成立之前,演习长期由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的“太空作战中心”组织。美国空军、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国家侦察局、几个美国联邦机构和几十家商业航天公司参加了演习。演习的直接目的是测试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的作战指挥系统、太空系统的作战状态以及太空系统和地面系统之间的协调能力。其实质是加强美军的太空战威慑能力,谋求太空霸权。

参加演习的人员包括现役军官、退役将军、政府官员、空间问题专家、商业组织和盟国的官员等。它们采取战争游戏或战争游戏的形式。一些学者指出,我们不像陆海空部队那样大张旗鼓地进行军事对抗的原因是,一方面,昂贵的在轨系统被损坏,无法模拟空间对抗,这种对抗代价太高,难以承受,容易引起国际舆论的怀疑。它还可能导致空间环境恶化。另一方面,“施里弗”演习旨在成为未来战争中的太空对抗。一些空间攻击和防御方法还没有具体化为设备,受损的空间系统也没有实际部署。因此,“施里弗”演习不能采取真正的战争演习形式。这主要是一个战争游戏演习,战略对手是假想的敌人。

信息地图:空间战争演习实施单位——空间创新与发展中心

2001年1月,美国空军在科罗拉多州东部的斯普林斯空军基地秘密举行了代号为“施里弗”(schrie ffer)1的太空战争计算机模拟演习。这是美国军事史上首次以太空为“主战场”的大规模军事演习。演习围绕着夺取对空间的控制、演练诸如紧急动员和发射卫星系统、摧毁敌方空间系统、干扰敌方空间系统的通信和指挥链路、防御敌方网络攻击以及使用其他国家的商业卫星等主题。去年的演习定于2028年,由美国印第安-太平洋司令部管辖的一个大国使用太空和网络空间力量攻击美国的军事和民用太空系统。冲突的范围逐渐扩大到整个世界。这对中国的影响非常明显。

为什么代号是“施里弗”

长期以来,美国空军领导的太空战演习代号为“施里弗”,以纪念时任美国空军西部开发部主任伯纳德·施里弗将军(Bernard schrieffer)在20世纪50年代对美国空军太空部队发展的杰出贡献。施里弗也是一个传奇。他于1910年出生于德国,出生时是一名飞行员,他的成长几乎与美国航空航天力量的发展同步。其主要成就是领导科学、技术和工业在八年内发展四种战略导弹,并创建了洲际弹道导弹部队,被称为美国战略导弹之父。美国空军对他的官方传记称之为“空军弹道导弹和太空计划的设计师”

时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著名论断“谁控制空间谁就控制地球”,来自施里弗将军的报告,“从长远来看,美国的国家安全取决于抓住“空间优势”的能力。未来决定性的战争不是海战或空战,而是夺取“天空力量”的太空战。正是因为以施里弗为代表的空军主要领导人对太空部队的性质有着深刻的理解,美国空军才成为国防部军事和太空部队建设中的主导力量。1961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第5160.32号指令,成立空军作为国防部军事空间计划的执行机构。施里弗活了很长时间。当第一次锻炼在2001年举行时,他已经91岁了,仍然思维敏捷,精神矍铄。直到2005年,95岁的施里弗才去世。

传奇的空军将军伯纳德·施里弗(1910-2005),被称为美国弹道导弹和军事太空计划之父。

“施里弗”练习的影响

应该说,施里弗演习在美国太空军事力量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空间的概念通过这个演习平台传播开来,“空间威慑战略”、“空间态势感知”和作战装备技术等概念应运而生,美国军事空间作战指挥系统也得到了测试和修订。今年的“施里弗-2019”特别特别。毕竟,这是美国太空司令部成立以来组织的第一次太空战争计算机模拟演习。新建立的总部能否运转取决于骡子还是马会被拖出来。然而,尽管人们知道美国军方正在进行这项演习,但他们不能指望知道结果。“施里弗军事演习”的结果——包括敌人是否获胜——是高度机密的。

通过13次“施里弗”演习,美军利用太空力量对抗的能力正在逐渐成熟。总体而言,“施里弗”系列太空战演习不仅是美国军方为促进太空理论研究、保持太空优势、为太空战做准备而采取的重要措施,也是以中国为战略对手的作战模拟。美国参议院主席邓福德9日在科罗拉多州彼得森空军基地发表讲话时,再次强调了太空作为“高边疆”的重要性“新的人造卫星时刻”已经到来,他为没有忘记重复与中国和俄罗斯大国的竞争而“自豪”。贯穿整个讲话的是一个中心思想,太空指挥实际上是应运而生的,尤其重要的是,必须给力!

太空霸权自然充满华丽的色彩。然而,无论这场战争多么引人注目,无论太空司令部的建立有多么雄心勃勃,美国仍将不得不拿出一个小计划来仔细计算。正如一位著名的国际专家杨真指出的那样:美国有雄心勃勃的太空霸权野心,钱能到位吗?各种军队和武器能减少争夺资源的争吵和激烈竞争吗?13,000多人的空间力量在真正建立后,如何有效地统一对空间资源的依赖和保护?这些都是美国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编者:王若贤

广西快3 北京快3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赛车pk10官网 新疆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