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达信息门户网>综合 > 史海钩沉|接管古都:“干部都带到了北平”

史海钩沉|接管古都:“干部都带到了北平”

2019-11-30 07:58:32
阅读:4701

1949年10月13日,第一批新中国青年队成员举起了他们宣誓的拳头。

1949年和平解放后,饱受多年煎熬的古城北平回到了政治中心。成千上万的干部聚集在一起,不停地走着,把这个地方变成了“中国公鸡”上闪亮的红星。

"北平是在改变这些破布的泥腿,还是泥腿在改变北平?"这种考验虽然对中国共产党来说很难,但不是一场毫无准备的战斗。

“干部被带到北平”

1948年10月底,原计划去解放区训练的滕腾(后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突然被告知北平将很快解放,秘密的地下党员将留下来欢迎解放。这个好消息如此生动,他总是记得很清楚。该组织说,“傅左毅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坐立不安,晚上在卧室里啃火柴。”

地下电台记者方婷回忆说,解放的主要任务是:第一,宣传当前形势和党的政策,争取群众的理解。二是留住更多的知识分子、技术人员和其他有用的人才。三是动员群众保护档案、文物、文件和物质财产。四是从多方面了解形势,使解放军进城后能迅速建立革命秩序,顺利接管。

地下党也发起了一场运动来购买这个城市所有的袖珍地图。西柏坡收集了各种资料,编成《北平概况》四册,作为黄泥警校《一百八十将军》的教材。

后来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刘勇回忆说,早在1948年夏天,中共中央社会事务部长李克农就命令他从全国各地选拔100名县级以上干部,赶到西柏坡接受公安培训。培训班开始时,李克农专门从北平地下党抽调了8名大学生,因此黄泥警校给他们起了“一百八十将军”的绰号。

甚至在下课前,北平就被围困了。围城当晚,培训班提前结束,与华北局党校“南方干部培训班”的3000多名学生一起,组成“燕山旅”,在星夜北上接管北平的工作。

当这些学员匆忙行进时,中共北平市委、政府领导也决定:任命叶剑英为北平军事管理委员会主任兼北平市长,任命彭真为市委书记,毛泽东也是北平第一任公安局局长谭郑文。

对于党中央的这个决定,李克农还在生闷气。他说:“你要离开谭郑文,我已经放弃了我的爱,我必须把全国所有准备好的干部都带到北平来。其他城市呢?”然而,周恩来认为北平不应有不幸。他不仅给谭郑文分配了“一百八十位将军”,而且还说:“你们到北平的任务是明确北平的治安,欢迎中央政府进城。”“一百八十位将军”后来成为北京市公安局的创始人,其中包括两位公安局局长。

78000名接管干部聚集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好镇后,叶剑英和彭真在一个大寺庙里训练他们。叶剑英明确告诉大家:“北平将来可能成为新中国的首都。接管的进展如何,直接关系到我们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威信,也关系到对其他尚未解放的城市的接管。”

“人民大学”

1948年8月中旬,清华大学地下党骨干王虎匆匆赶往河北省博城永茂建筑公司。当我们到达永茂建筑公司时,我们到达了中共晋察冀中央城市工作部(后来改名为华北城市工作局),在那里“老人”刘仁领导华北地下党的工作。

回顾过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理工大学前校长王虎不禁感到,“我不知道不在这张地图上的波真成了欢迎解放的起点。”在这里,来自平金地区大中型学校的140多名地下党派干部参加了欢迎解放的培训。

在这个奇怪的训练中,王虎听了很多课,甚至不知道老师长什么样。

教室实际上是一个大院。在院子里,绳子被垂直和水平拉动,白色的床单挂在绳子上,院子像棋盘一样被分成“盒子”。每个单人房间都有一个方形凳子,凳子上有一个小油灯,还有一个小野营凳子。王虎和几十名学生被介绍到这个“盒子”里,他们有一张新面孔,头上戴着白色羊肚巾,嘴上戴着大口罩。这是一个彼此看不见的聚会课的开始。

直到那时,王虎才知道辽沈战役已经开始了。根据当时传达的精神,中国可以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也就是1952年获得解放。作为第二条战线的地下党,最重要的任务是为解放后的新中国建设输送干部和培养人才。在清华校园里,几个学生或老师在每个教授周围秘密进行调解。教授们的想法很快传播到了博城。当刘仁听说教授的妻子跳秧歌时,他立刻开怀大笑。

1948年12月15日,北平还是一个孤独的城市,清华校园被解放了。1949年1月10日,北平军事管理委员会文化接管委员会主任钱俊瑞前往清华,宣布清华为“人民大学”。在民族解放时期,第一所被人民政府接管的正规大学是清华大学。

16日,周恩来在给民主党的报告中重申了中央政府对大学的政策,“大学应该保持原样。例如,在清华,有人希望吴老(根据:指当时华北大学校长吴张羽)这样做。我的意见可以由学生和教授来主持,而且可以先保持下去。”

由于采取了“坚决改造、逐步实现”的政策,解放前的所有高校都实现了平稳过渡。

"最后,我从地下搬到了地上."

解放军入城的第二天(2月4日),刘仁决定召开一次地下党派重组会议。会议在宣武门外联街的北京大学第四院(现新华社)举行。当时北平有3376名地下党员。由于会场人数有限,只有2000人出席。

出于保密的习惯,会议开始时,许多人仍然戴着大口罩或大帽子,他们看不清楚对方。包括彭真、聂荣臻、叶剑英、薄一波、林彪等人在内的许多领导人都发了言。最鼓舞人心的一句话是:“今天,北平的地下党终于从地下转入地下了!”说这话时,整个房间都沸腾了。每个人都把帽子扔向天空,扔掉面具,互相认出对方。许多人互相指着对方说“是你”,然后握手拥抱。

彭真和李包华邀请了后排的刘仁。彭真对大家说:“这就是多年来领导你们进行地下斗争的刘仁同志,他在白区工作经验丰富!”

“啊!”舞台下发生了骚乱。在城市事务部,每个人都亲切地称刘仁为“老人”,而绝大多数地下党员从未见过这位“熟悉”的领导人。

团圆会上还宣布了一项重要决定,即党的工厂、学校和政府机关的各部门都要向群众公开。现在这似乎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但在当时却很危险。

新解放的北平的社会秩序尚未完全稳定。国民党特务大多潜伏着,分散的士兵才刚刚开始收兵。同时,北平党组织与上海等地的地下党组织仍有许多联系。因此,各工厂和学校的组织暂时不能公开。一个小小的错误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北平市委为宣传自己的身份做了充分的准备,最终决定在7月1日前将所有党组织公开。6月28日,当时学校187名党员和领导的名单张贴在清华第二校门,结束了党的秘密工作。

在宣传过程中,为了把党“毫无顾忌、坚决勇敢地置于阳光下,即在千千一千万人民的监督下”,群众可以自由参加各支部的党员大会。

党组织的宣传极大地提高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到1949年底,共招收了5860名新党员。

黑龙江十一选五 河北十一选五 快三网上投注 福彩快三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