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达信息门户网>财经 > 搞掂*ST康达竞逐阳光股份京基集团双线作战志取两壳?

搞掂*ST康达竞逐阳光股份京基集团双线作战志取两壳?

2019-11-15 19:36:42
阅读:4853

来源:上海证券报

经过六年的长跑后,这个总部设在北京的团体参加了圣康达的“耐力赛”,并在几天前看到了终点线。巧合的是,吉尔吉斯斯坦集团争夺的另一个目标阳光股份在10月9日披露了最新进展。最大股东epdp和吉尔吉斯斯坦集团之间的股权转让交易仍在谈判中,存在不确定性。

市场上的问题是:已经在圣康达投资了30多亿元的京基集团还需要收购另一个上市公司平台吗?如果太阳的股票再次被收购,那么房地产行业在几个平台之间的竞争将如何解决?

持久攻击*圣康达

这是一个程序性投标报价。今年8月,京基集团计划接受另一股东华超投资持有的上市公司29.85%的股份。交易完成后,持股比例将升至71.5%,引发全面要约收购义务,要约收购价格为每股18.97元。

然而,在发出要约报告后,*圣康达的股价一直保持在20元以上。显然,如果投资者持有的股票是以上述报价购买的,那就不划算。

根据深交所披露的最新数据,截至10月8日收购终止日,只有一名股东提前收到600股。这也意味着*圣康达实际控制人京基集团的要约收购义务已经履行,本次购股已经成功完成。

回首京基集团通往总部的道路,充满了障碍。早在2013年,自然人林芝等人就通过相关账户继续增持* ST康达在二级市场的股份。此后,林芝等人将其19.8%的股份转让给京基集团。在这场拉锯战中,京基集团被华超投资掌舵的*st康达视为“野蛮人”和“非法增持者”,其股东身份一直难以得到认可。

转折点发生在2018年。同年8月,*时任董事会主席、前皇家检察官罗艾华和其他核心管理人员因涉嫌违反信托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而被刑事拘留。京基集团利用这种情况进入上市公司管理层,同时抛出了一些要约收购计划。2018年11月,京基集团通过要约收购将持股比例提高10%,持股比例提高至41.65%。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

跟进阳光股份

市场参与者认为,总部设在北京的集团对圣康达的热切追求背后的动机是看中后者的土地储备。京基集团拥有相对较大的房地产开发业务,双方之间存在一定的业务协同。

有趣的是,在总部设在北京的集团对圣康达发起进攻后,它选择了另一家上市房地产公司阳光。2017年10月,阳光透露,计划以现金方式收购湘景集团100%的京基白娜股权。当时,信息披露京基白娜经营管理的项目总面积超过60万平方米,其中包括京基100城市综合体等重点项目。然而,这项“吞象蛇”交易在年底终止。

当时,阳光股份正被野蛮人抢购一空。2018年1月,朝日新闻集团的子公司朝日新闻实业(Asahi Shimbun Industrial)第二次增持阳光股份,持有超过10%的股份,随后试图进入董事会,但未获成功。

事实上,更早的时候,京基集团已经“色迷迷”了阳光控股。

根据中国证监会2018年底发布的内幕交易处罚,自2014年以来,阳光股份的负债率一直很高,并开始寻求转型,以实现战略轻资本化、企业利润和到期债务的解决。另一方面,京基集团希望有机会列出集团的某一部分。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考虑了京基白娜、京基地产等板块在资本市场的落地。2016年7月至9月,陈华与阳光有限公司董事长讨论了未来的项目合作,并进行了全面的协调工作。

相关证据显示,在阳光股份尽职调查前后,京基集团有意收购一家持有阳光股份29.12%的海外公司。一旦收购完成,京基集团将很快成为阳光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相比之下,可以看出海外公司是阳光股份epdp的最大股东。

然而,到2016年12月,总部位于北京的集团与阳光股份的合作理念发生了变化。总部设在北京的集团改变了以往通过购买股份成为实际控制人的做法,开始规范和整理其子公司(总部设在北京的白娜和总部设在北京的)的财产,并准备聘请相关中介机构进行各种调整,为并购上市做准备。在此背景下,上述贸易框架于2017年10月形成。

尽管交易被终止,但业务仍在进行中。2019年3月底,阳光股份透露,最大股东epdp和京基集团正计划转让其在该公司的全部股份,但这在过去六个月中从未出现过。根据10月9日阳光股份的公告,买卖双方仍在就股份转让进行谈判。今年4月1日之后,双方举行了多次会议,讨论交易框架和商业条款。然而,迄今尚未达成共识,存在不确定性。

“京基集团,*圣康达和阳光都涉足房地产业务,同行之间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此外,京基集团在圣康达投资过多。目前,住房企业的融资渠道有限。京基是否有足够的资金和购买两家上市住房企业的必要性值得考虑。”一些市场参与者表示。

黑龙江十一选五 极速赛车下注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